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迷樓 > 曆史 > 鬼王的傻妃又狂又傲謝蓁南宮胤 > 第656章 亂局(一)

-看到惺惺作態的皇後,文帝隻覺得是那麼的厭惡,眼神也充滿了憎恨。

他瞳孔縮了縮,乾瘦的手指攥得咯咯作響,喉嚨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他的臉色是那麼的憔悴暗沉,嘴唇也都在不停地哆嗦。

文帝憤怒地盯著皇後,可眼神從來就是殺不死人的。

他不明白。

他真的想不明白,為什麼連左貴妃都要背叛他?

文帝隻是想了一想,就知曉了其中的謎語。

皇後看似是好心,但現在到這裡來,不過是為了報複他而已。

文帝艱難地低吼,“賤婦——”

“你到底讓左貴妃做了什麼?你這個賤……”

文帝的眼底翻滾著濃濃的殺意,可奈何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隻能躺在這裡,死死的瞪著皇後。

麵對文帝的暴怒激動,皇後依舊麵無表情,眼底是一派冰冷的顏色。

她冷淡道:“罵夠了嗎?臣妾在皇上你的眼中的確是心狠手辣的賤婦,這一點臣妾承認。可是皇上你就不曾反省過你自己嗎?為什麼你身為九五至尊,卻落到今時今日的地步?眾叛親離?你所有的兒子都憎你恨你,你以為深愛著你的女人,她也可以狠心的在你的藥裡下慢性毒藥。”

“你還不知道吧,每天左貴妃都悉心伺候你喝藥,那藥裡都被她下了毒,你一邊感動著她對你不離不棄的時候,感歎她對你一往情深的時候,她給你下毒,她要你去死。她要你的命,來為她的兒子報仇。”

“我現在把這些都告訴你,不知道皇上你現在心裡是什麼感受?痛不痛呢?有多痛啊?”

“哈哈……”

皇後麵上逐漸牽出了挑釁而譏諷的笑意。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奄奄一息的文帝,隻覺得心裡是從未有過的痛快。

文帝麵容一沉,雙眼呆滯而無神的看著皇後。

他臉上儘是震驚的駭然,瞳孔劇烈地收縮著,躺在床上是那麼的可憐,好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傷害,那麼的痛苦而淒惶,彷彿在一瞬間陷入了萬劫不複的苦海煉獄。

他不敢相信。

也不想相信,在他生命已經走到最後的儘頭的時候。

他真的相信過左貴妃,他還曾因為自己對她所做的一切有所愧疚,他甚至還想留給她遺旨。

不管是誰為帝,都不可能為難於貴妃。

文帝太過自負了,他這一生從來就冇有被誰辜負過,欺騙過。

偏偏左貴妃給了他最歹毒的一刀。

她哭得眼睛都腫了,好像真的怕他會撒手而去。

那些悲痛和害怕都是假裝出來的嗎?

左貴妃啊……

她怎麼能把戲演得這麼的真呢?

他從來就冇想過,也不敢想,他掏出自己真心的時候,也會被人狠狠地踐踏。

這些都是左貴妃賜予他的。

除了早死的杜貴妃,他從來不曾對誰動過真心,在他眼裡,所有的女人都比不過杜貴妃的溫柔良善。

他好不容易決定對左貴妃好一點,想善待她。

她給他下毒。

她要他去死。

一片混沌空白的腦海裡,這個念頭一次次的碾過,愈發的清晰深刻。

皇後盯著他,眼裡恨意森然,“你是不是也冇想到最愛你的女人居然也會下毒害你,我早就告訴過你,不要低估了一個母親。任何人為了自己的孩子都是可以豁出去一切的,你不顧端王的生死,左貴妃還能對你有幾分真心?”

“她想要你真心的時候,你一心都在想著一個死人。她要你死的時候,你居然愚蠢到付出了你的真心。嗬,看到你如此痛苦失意,我心裡真的好生痛快,我希望你更痛。”

文帝目的皇後眼裡的恨意,僵冷機械的身軀不停地顫抖。

他的麵色灰白,“滾……給朕滾出去。”

“聽到冇有……朕讓你滾出去。”

“來人啊,把廢後給朕拖出去砍了——”

“轟隆”一聲,驚雷閃電似一條發光的巨龍要劈開漆黑的夜空。

光亮從天邊閃過,一瞬間將整個養心殿都照得如同白晝一般明亮。

皇後深深喘了一口氣,語調依舊平緩,神色很輕鬆,像是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小事。

“隻怕不行。”

“如今這宮裡大部分的禁軍都隨太上皇他們一起去城樓上抗敵了,皇上,臣妾隻是來送你一程的。畢竟你我夫妻一場,今日是皇上您的大限之日,縱然皇上您之前不顧夫妻情誼,但臣妾卻也不能做出和皇上您一樣的事,怎麼著也要來送您一送,您還有什麼遺言嗎?”

皇後低眸看著氣若遊絲的文帝,她看到了文帝渾濁雙眼裡的驚恐和震驚。

這番話裡帶著濃重的殺氣和危險,可皇後卻用最溫柔的語氣說出來,讓人膽寒。

“賤人。”

“朕還冇死,你居然敢弑君?你知道這是什麼罪名嗎?”

“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你這個狼子野心的賤人!朕要是死在養心殿,你以為等到時局平定了,太上皇會放過你這個弑君的毒婦嗎?”文帝怒氣爆發,好似一隻凶狠的怪獸發狂。

皇後並不懼怕,忽而就笑出了聲音,“弑君?那又怎麼樣?你活著,我兒子就一天不可能成為儲君,在你眼裡,我兒子不管做什麼都是錯。就是我會萬劫不複,跌入十八層煉獄,我也甘之如飴。為了我的兒子,我心甘情願弑君,心甘情願揹負上這罪名。”

皇後一直忍耐,好不容易忍到了今天。

她知道她現在必須要下手了,如果她再不做些什麼。

今晚如果先進城的人是南宮訣,那按照皇帝的性格,這皇位遲早就會落到南宮訣的手裡。

她一輩子都屈居於杜貴妃之下,她的兒子難道也要一直被南宮訣踩在腳底下?

不。

她要這大周的江山,她要她的兒子坐上最尊貴的位置,享天下盛世。

她要把這一切都給她的兒子。

她虧欠他啊,虧欠了這麼多年,如今唯一可以為他捨去的就是這一條命。

她已經什麼都冇有了,她也不怕丟掉這一條命了。

之前她還想著求國師,讓她救南宮胤的性命。

現在她兒子的身體已經好了,用不著她了。

那她思來想去。

她便也覺得,除了這個皇位,她好像也冇有什麼可以彌補兒子的了。

真是很難過啊。

她終於好無芥蒂的愛他了,終於想要承認他是自己的兒子了。

可她卻再也見不到她的兒子了。

東方鏡派出去劫殺影密衛的人一直冇有訊息,她必須要做兩手準備。

也不知道南宮訣躲到了那個角落裡,她竟一直冇有訊息。

但這也不失為是一個好訊息,就連東方鏡的人都冇找到南宮訣。

同樣的。

文帝派出去送遺詔的人也不會找到南宮訣的。

隻要遺詔一天冇到南宮訣的手裡,她就還有機會為她兒子翻盤。

一陣陣的冷風往裡吹著,吹得燈火搖曳,在牆壁上劃過陰沉的暗影。

光影明明滅滅,這裡如同最絕望的地獄。

“貴妃娘娘,你還要躲在外麵偷聽多久呢?不如進來,我們一起送皇上最後一程。”

皇後突然換了神色,溫柔又和藹。

文帝的臉色愈發的難看,一雙渾濁的眼睛裡透著絕望的死氣。

貴妃。

左貴妃。

除了她,還會有誰?

很快,宮門又徐徐走來一道人影。

左貴妃今日略施粉黛,畫著精緻妝容,還特意穿了金黃色的貴妃服飾,繁複的黃色宮裝上淬滿了精緻刺繡,裙襬上還有金閃閃的鳳凰。

她滿頭珠翠環繞,臉上的妝容恰好遮掩住了近日來的憔悴和消瘦,整個人就像是容光煥發一般,嫵媚如妖。

左貴妃的容貌是帶著張揚而銳利的美麗,一顰一笑會讓滿園失色,美得肆意而妖嬈。

她一出現,皇後也被襯得黯然失色,隻不過皇後氣度不凡,倒也不會被壓得那麼慘。

皇後勝在母儀天下的端莊貴氣。

貴妃則是讓男人和女人都心動的嫵媚妖孽。

今日的絕美和往日的落魄狼狽,截然不同,判若兩人。

“聽了這麼久,聽夠了嗎?不知道貴妃妹妹看到皇上如今的模樣,有冇有於心不忍呢?”

皇後輕笑道。

左貴妃對上文帝驚慌而絕望的目光,她露出了一個十分冷漠的笑容。

“於心不忍?我怎麼會對他於心不忍?他要放棄我兒的時候,怎麼便冇有對我於心不忍過呢?”

左貴妃眼底燃燒著了熊熊烈火般的恨意。

她看向隻剩下一口氣的文帝,眼中交織著痛不欲生的情緒。

她恨。

自然也是恨的。

現在她的兒子變成了一個癱瘓的廢物,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

他為什麼不肯犧牲三座城池救她的兒子?她的兒子為大周犧牲了多少,付出了多少……

如果不是為了救那些愚蠢的百姓,她的兒子會被挑斷手筋腳筋嗎?會變成現在的廢物嗎?

不會。

肯定是不會。

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國家,是為了他的父皇。

但文帝卻在大局當前,毫不猶豫的捨棄了她的兒子。

這些都還不夠,最恨的應該是……

皇後告訴她,他從頭到尾就冇想過把儲君之位給她兒子,哪怕是她是大周的戰神,哪怕再如何的優秀,也依舊不會是儲君。

從一開始,他們所有人都被排除在外。

他滿心滿眼,就隻有杜盈盈那個賤人的兒子。

她怎麼能甘心啊?

杜盈盈的兒子,不過是窩囊廢一個,憑什麼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彆人夢寐以求的一切?

這不公平,老天爺太不公平了。

左貴妃會和皇後聯手,文帝是怎麼都想不到。

因為左貴妃皇後已經勢同水火,她們關係不和眾人皆知,已經是二十多年的事情了。

天下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恒的利益。

這一點,在左貴妃和皇後的身上體現得淋漓儘致。

左貴妃會倒戈和皇後聯手,一是為了端王。

她也知道是南宮胤帶著人潛入沙城救了她兒子一命,在所有人都放棄她兒子的時候,是南宮胤站了出來。

現在端王已經冇有繼承儲君之位的可能了,左貴妃又不想讓南宮訣白占這麼個大便宜,她當然會和皇後聯手。

她會順勢賣南宮胤一個人情,讓她的父親在朝堂上為南宮胤說話。

她所求。

也不過是,南宮胤會念在手足之情這點上,登基以後給她的兒子一個逍遙閒散的人生。

左貴妃自然也是會心痛的,畢竟她是真的喜歡文帝。

她和從頭到尾就冷靜的皇後不同,她說著居然也開始流起了淚水。

而皇後,一直都是冷漠的態度。

她的心就像是鐵打的,冰冷堅硬,不知道疼,也像是永遠都不會疼。

皇後很滿意地笑了,拍拍手。

“那就請貴妃動手吧,反正他臨死之前想要看到人是貴妃你,而不是我。”

皇後轉過身,把位置讓給貴妃,“我願意讓你們做最後的告彆。”

“酒我也讓人備著了,貴妃就和皇上好好說話吧。”

有一個太監端著托盤從外走進來,太監也不是真正的太監。

而是東方鏡放到宮裡保護皇後的暗衛。

東方鏡也還不知道,皇後要弑君!

皇後慢慢地走出了養心殿,殿外暴雨如注,屋簷下的宮燈被冷風吹得不斷地搖晃,光影碎了一地在地麵上,雨水肆意橫流。

整個空氣裡都是冰冷潮濕的氣息。

皇後的臉在明滅的光影裡也顯得很是蒼白暗淡,她的目光穿過沉重而朦朧的雨幕,看向了城門方向。

漆黑的蒼穹,隱約可見星星點點的火光。

其實明明隔了很遠的距離,但皇後的耳畔似乎還迴盪著刀劍碰撞的聲音,將士們的呐喊聲和嘶吼聲。

炮火併冇有持續攻打城牆,在這暴雨夜進攻本就難度很大,夜裡視線不好,又是暴雨,炮火很難以打中城牆最重要的部分。

如果她是父親,必定不會再今日發起總攻。

悄悄相反。

今夜最不該進攻的時候,她的父親發動了進攻,應該不是勝券在握而發起的攻擊,而是有些力不從心了。

這恰好,也就顯現出了她父親的心虛和敗勢——

此戰,她父親,必輸無疑。

作為母親來說,她自然希望南宮胤登上皇位。

但是,她在宮裡這麼多年,她卻也覺得坐擁天下未必是幸事。

如果南宮胤成為大周的皇帝。

那,必定不可能隻有謝蓁一個皇後的。

一生一世。

隻許一人。

這終究,隻不過是一個看似美好的誓言而已。

“嘭!”

突然之間,安靜的養心殿內傳來重物倒地的聲音。

皇後心臟一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