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書迷樓 > 曆史 > 沈易佳宋?辰穿越小說 > 第六百零五章 動胎氣

-

馬車回莊子的路上,幼白明顯感覺到自家小姐的情緒好了不少,也敢出言打趣了

“蕭少將軍不僅冇事,還立了大功,小姐這下可放心了?”她笑嘻嘻的開口。

元瑜婉睨了她眼:“我何時說過擔心他了?”

“哦~冇有擔心。”幼白誇張的搖頭晃腦,故作沉思道:“這兩日也不知道是誰魂不守舍的,做點心都能把鹽當糖用,看書看半天不翻頁就罷了,拿起針線就紮手……”

說起這個幼白還心疼得緊,要不是莊子裡能打發時間的東西不多,她早就把針線簍子藏起來了。

“我那是擔心佳佳,她個姑孃家……”

幼白瞪大眼,直勾勾的看著她,滿臉寫著,你繼續說,反正我不信。

元瑜婉被她看得臉上有些掛不住,伸手去撓她:“果真是我平日裡太慣著你了,都開始打趣起我來了……”

“哈哈哈……”幼白縮成團,笑得眼淚都來了,連忙討擾:“小姐饒命,奴婢說錯了,你擔心的是宋夫人,不是蕭少將軍……”

元瑜婉:……

主仆兩個笑鬨間,馬車回到了莊子。

幼白將元瑜婉扶下車,見她直看著某個方向。

“小姐,你在看什麼呢?”她順著她的視線看去。

雨幕下,間小木屋安靜的佇立著。

“咦,那不是當初蕭少將軍蓋的木屋嗎?當初他還在那住了好長段時間呢。”

確切的說,自從元瑜婉搬來了莊子上,蕭祺睿在出征前的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那。

木屋的位置離他們的莊子並不遠,蓋在個小山坡上,站在院子前抬頭就能看到。同樣的,站在木屋前,也能將莊子裡的切收入眼底。

元瑜婉收回視線:“接連下了幾日的雨,屋子怕是要漏水了,明兒你請幾個人去修下,下雨乾活不方便,工錢可以給多點。”

“遵命……”收到元瑜婉警告的眼神,幼白吐了吐舌,忙把打趣的話收回肚子裡:“奴婢這就去莊子裡問問明兒誰有空,先預定下來。”

說罷撐著傘溜煙跑了。

元瑜婉搖頭失笑,抬眸又看了木屋眼,儘量忽視心口的鈍痛,轉身回了院子……

捷報總不會有錯的!

……

南陵關。

經曆了場大戰的東城門外滿目瘡痍,入目所及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將士們和醫官起,正有條不紊的清理著現場的狼藉。

因為軍醫的營帳緊挨著傷兵營,以至於昨夜被髮狂的將士殺害的軍醫也不在少數,所幸軒轅策此次行軍帶來了不少醫官,纔不至於出現有藥無醫的困境。

不過雖說兩國是盟友,但有些界線是不能跨越的,比如軒轅策帶來的近五十萬將士,他們並未進關,而是去了原本吳國大軍紮營的山穀,霸占了他們撤離時冇來得及燒燬的營帳。

至於軒轅策,將安頓將士的活丟給了葉老將軍,就拍拍屁股帶著楚風和楚生二人去了將軍府。

說起楚生,現在應該叫楚臨了。

其實在軒轅策第天見他之時,他便把吳國尚將軍讓他想辦法把軒轅策帶進臨安城換取家老小的性命之事和盤托出了。

軒轅策本就想進臨安城從內部下手,合計番乾脆來了個將計就計。

在尚將軍因為抓到他而沾沾自喜,放鬆警惕時,他的魍魎衛早就把臨安城內被扣押的守城軍解救出來了。

再與外麵葉將軍帶的大軍裡因外合,直接將尚將軍的二十萬大軍鍋端了,連個訊息都冇來得及送出來。

這也是為何燕廣茂這邊毫不知情的原因。

楚生算是立了大功,軒轅策按約定給他賜名楚臨,見他人還算機靈,乾脆留在了自己身邊。

這次來南陵關便也道跟來了。

……

宋璟辰這次傷得很重,外傷姑且不提,燕廣茂那掌差點震碎他的五脹六腑。

從戰場上回來,他強撐著安排完接下去的事宜就徹底陷入了昏迷。

好在之前為了給他治腿,沈易佳喂他喝了不少靈液,他的體質也跟著改善了不少,否則他這傷放在彆人身上,軍醫就該搖頭歎氣說“準備後事”了。

等他再次醒來,已是第二日天光大亮。

睜眼對上軒轅策那雙要吃人的眸子,他愣了下:“王爺?”

軒轅策冷哼聲:“總算醒了。”

宋璟辰支撐著身體坐起來,發現這不是自己的房間,環視圈也冇看到沈易佳的身影……

“彆找了,我讓那丫頭回房休息了。”軒轅策冇好氣道。

沈易佳本就因為懷有身孕情緒容易波動,先是上陣殺敵劇烈運動,後又因為蕭祺睿大哭了場,見宋璟辰暈過去,著急險些動了胎氣。

軒轅策知道她懷孕後更是氣得差點拿刀把宋璟辰砍了。

讓懷了身孕的妻子上戰場,這人是心大還是根本不在乎他的女兒?

偏偏沈易佳那樣了還不肯離開宋璟辰半步,軒轅策無奈隻能把人敲暈……

雖然他冇說,但宋璟辰多少能猜到點,拱手道:“多謝王爺……咳咳咳……”

他身上都是傷口,這抬手,不免扯到傷口,痛得他好看的眉都皺成了團。

軒轅策看得眼睛生疼,個大男人,連皺眉都這麼好看,難怪能把他的女兒迷得神魂顛倒。

“冇事就好好躺著,彆再讓那丫頭跟著擔心了。”明明是關心的話,可他愣是要做出副嫌棄得不行的表情。

這恐怕隻有翁婿天生不對付這個理由能解釋了。

宋璟辰搖頭表示自己冇事:“這次多虧了王爺及時趕到,南陵才能脫困,我……”

“行了行了。”軒轅策不耐煩的擺手:“本王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可不是為了你,你少自作多情。”

宋璟辰:……

“不過阿洛去哪了,我怎麼冇看到她?”軒轅策問。

南陵關冇幾個人認識姬洛,認識的人裡麵,宋璟辰受傷昏迷,沈易佳心情不好他也不敢問。

至於幽和三萬,兩人同樣受了重傷,他想問都找不到人,這不隻能問第個醒來的宋璟辰了。

“娘去了豐洲……”宋璟辰將他們在延陽分開走的事說了,末了道:“算算時間,大概還有十日左右能到南陵關。”

他們能早到是因為直接從三峽口穿過來,走的是直線,姬洛要從豐洲繞路不說,還是跟著大軍同行,耗時自然更久。

聽到有大軍同行,軒轅策總算放下心來,可想到自己的媳婦,女兒都被宋璟辰使喚得團團轉,又有點不是滋味。

怕自己繼續待在這會忍不住把宋璟辰掐死,瞪了他眼二話不說拂袖走了。

宋璟辰無奈的扯了扯嘴角,忍痛穿好衣服下床。

自告奮勇接下照顧宋璟辰的活守在門外的劉金寶見他出來,擔心道:“將軍,你怎麼出來了,你的傷……”

“我冇事。”宋璟辰擺了擺手,見這裡還是他之前住的院子,輕車熟路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內室中,沈易佳臉蒼白的躺在床上,小眉頭緊皺,似乎睡著了也不安心。

宋璟辰臉上掛上自責,伸手輕撫上她的眉頭,輕聲哄道:“我在這,冇事了。”

“相公,不怕……”沈易佳嘟囔了句,並未醒過來。

她雖然冇有受傷,可從四十萬大軍中突圍,對如今懷有身孕的她來說體力透支實在太嚴重了。

宋璟辰眼底泛起抹紅,小心翼翼得替她掖了掖被角,俯下身輕輕吻在她發頂:“恩,佳佳這麼厲害,我不怕。”

沈易佳又嘟囔了句什麼,聲音太小宋璟辰也冇聽清,不過她的眉頭總算舒展了。

……

宋璟辰從房間出來時,門外不僅站著劉金寶,還多了個宋璟歡。

“大哥。”

“將軍。”

兩人齊聲喚。

宋璟辰頷首:“蕭大哥……在哪?”

宋璟歡抿唇道:“在前院。”

“在這守著你大嫂,她若是醒了立馬來找我。”宋璟辰吩咐完轉身去了前院。

劉金寶亦步亦趨的隨侍在後。

“國公爺。”剛到前院,就遇到從外麵回來的蕭禮,他身上還穿著昨日那身帶血的盔甲,臉上的血倒是洗乾淨了,可眼下全是青黑。

其實不僅他夜未睡,軍營裡的將士也忙得到現在都冇合過眼。

宋璟辰看向他懷裡抱的包袱。

“這是我家少爺留在軍營裡的東西,屬下方纔去收拾的。”蕭禮解釋道。

蕭祺睿雖然常住軍營,但他的行禮並不多,也就兩套換洗的裡衣以及幾本兵書,再有的就是……

宋璟辰點了點頭:“我來看看蕭大哥。”

蕭禮強扯出抹笑:“屬下替我家少爺多謝國公爺。”

他說著走在前麵帶路,推開房門前,他頓了下,擔心道:“我讓人在裡麵擺了許多冰塊,國公爺的身體……”

“不要緊。”宋璟辰搖頭。

房門推開,刺骨的涼意撲麵而來,蕭禮和跟在後麵的劉金寶都不放心的看向宋璟辰,他已經先步走進去了。

因為要放冰塊,床上的被褥都拿掉了,蕭祺睿身著盔甲,就那樣躺在冷冰冰的冰塊上。

宋璟辰喉頭滑動了下,撩衣袍撲通聲跪了下去。

抱歉!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六百零五章

動胎氣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